原创银河战舰足球社01-11 05:19

摘要: 陕西足球是中国足球历史上非常独特、非常神奇的一个存在。陕西足球并不盛产球星,成绩也不辉煌,也没有像他们的城市

陕西足球是中国足球历史上非常独特、非常神奇的一个存在。陕西足球并不盛产球星,成绩也不辉煌,也没有像他们的城市一样悠久的历史。但被称作“西北狼”的陕西队,总是拥有让全国羡慕的火爆球市,也有着疯狂而庞大的球迷群体。

(图)陕西国力队主场

职业化以来,陕西国力是第一支真正属于陕西的球队,也是西北的第一支甲级队伍。这支球队1996年成立,2005年解散,在这段时间当中,书写了不少传奇的故事。它曾经有过属于自己的辉煌时刻,而它的消亡,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。

【国力的成立】

中国足球联赛职业化以后,陕西的一位民营企业家李志民被火爆的甲A联赛吸引,也嗅到了商机。于是,他邀请八一队把主场搬迁到了西安,当时大获成功,年终居然还净赚了80万。于是,在八一队走后,李志民就想自己搞一个真正属于陕西的球队。

于是,李志民留下了八一队的贾秀全、尚青和王振杰这套教练班子,组建了陕西国力队,参加乙级联赛。1997年,贾秀全带队与长春亚泰血战一场,最后15分钟国力被罚下两人,但依然顽强守住胜果,冲上了甲B。贾秀全当场放声大哭。

国力最初在甲B,保级大战是主旋律。历经贾秀全、谷明昌两任教练,国力一直没有冲甲A的机会。后来,李志民决定豁出去,加大投入。他找来了巴西教练卡洛斯,引进了一批有实力的内外援,终于在2000年拿到甲B冠军,冲甲成功。

(图)陕西国力很有特色的狼头队徽

【甲A黑马】

2001赛季的甲A联赛,升班马国力队扮演了一匹黑马的角色。联赛第一轮,国力就在客场1-0拿下了山东鲁能,第二轮回到主场又击败了云南红塔。第三轮,国力队虽然在客场0-3输给了四川,但他们回到西安的时候,发生了感人的一幕。

当时陕西球迷敲锣打鼓,来机场接球队。他们把主教练卡洛斯、队员马科斯、江洪等人像英雄一样高高抛起。江洪回忆:“0-3输了,还有这么多球迷来接我们,当时这一幕深深打动了我。我想我一定会喜欢这个城市,这个城市也一定会喜欢我。”

(图)球迷迎接主教练卡洛斯

果不其然,江洪这个上海男人,2000年来西安,至今还呆在这里。甲A联赛吸引了更多陕西球迷前来观看比赛,虽然只是一匹升班马,但每当国力比赛的时候,总是洛阳纸贵,一票难求。爆满的陕西省体育场,成为了甲A当年上座率最高的主场。

国力队这一年最经典的一场比赛,就是坐镇主场3-4输给大连实德的那场球。在这场比赛里,大连实德凭借郝海东、安迪尔森和季铭义的进球三度领先,而国力队马科斯用自己的帽子戏法帮助主队三度扳平。最后时刻,大连队的王鹏绝杀了国力,但与甲A霸主打出如此畅快淋漓的比赛,也使得陕西球迷将此战奉为经典。

(图)马科斯(黄衣者),国力的代表性球员

国力队队内,也拥有很多有性格的球员。门将江洪霸气十足,而且很擅长调动球迷的气氛。每当客队的射门击中门柱的时候,他总是会去亲吻门柱,现场的球迷也会给他互动和回应。

(图)江洪亲吻门柱

巴西前锋马科斯虽然被认为踢球比较“野路子”,但他在反击当中超强的个人能力,成为国力最锋利的尖刀,2001赛季进了14个球,拿到甲A银靴。边路的雷纳托、影子杀手朱永胜,也都是当时国力的代表人物。

但是,李志民完全凭借自己对足球的热爱,投资这支球队。他作为一个商人,拉起国力队之后,总是先花钱,后算账。加上国力并不是一个实力特别雄厚的企业,于是,球队在连年的投入之后,逐渐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资金问题。

【明目张胆的赌球】

国力队已经有两三年经营不善了。董事长李志民请来一个人担任总经理,希望能够让他帮助国力起死回生。这个人,名叫王珀。

(图)李志民(左)找来了王珀

王珀其人,自称是高干子弟、“海军大校”,某开国重臣的“干孙子”。但是,从来没人知道他是哪个高干的子弟。在足球圈里,也不知怎的,他拥有相当宽的人脉关系。

王珀说:“国力队现在假球、赌球成风,球员拼命捞钱,俱乐部却穷得裤衩都没了,这样不行。要打假球、要赌球,也应该是俱乐部来操作,跟着我赌球,一年挣个百八十万的,没问题。”

后来江洪回忆:“刚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国力。经过对西南某队(经查证,指的应该是四川冠城)那场球,证实他到国力就是想来操盘,利用控制国力来达到控制澳门赌庄的目的。”

(图)王珀想利用控制国力,来控制赌庄

赛前,王珀找到队员挨个谈话,要求大家放球。谈到江洪的时候,江洪没有同意。赛前准备会上,王珀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江洪:“有些人想通过个人去做违背全队利益的事情,那么这个人就是我们全队的敌人。江洪,你是不是去找过(主教练)卡洛斯谈话了,是不是跟他说你想上场比赛?”

江洪回应:“我作为一名球员,只要教练安排我上场,那么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上场,而且只要我上场,我肯定会认真地去把这场比赛打好。”

赛前这片诡异的气氛中,江洪知道,这场球国力肯定会输。赛前,王珀甚至没有让主教练卡洛斯去现场指挥,江洪也被从主力位置上拿下。最终,国力1-5大败,前20分钟就丢了3个球,场面假得不忍直视。

(图)四川冠城5-1陕西国力

由于那场比赛盘口怪异,被外界称为“鬼盘”。很多人后来都下了重注买四川队赢,后来那场比赛澳门的庄家输得很惨。从那场比赛之后,澳门再也不开国力的盘了。

【“整风运动”】

实际上,刚来国力的时候,王珀对外声称他要“整风”,严肃球队纪律。起初主教练卡洛斯还比较高兴,认为国力队来了一个有魄力的管理者,还有可能给球队带来经济支持。但没过多久,他就发觉自己搞错了。

有一次,王珀找来卡洛斯谈话。王珀说,第一,他决定把李洋、朱多多等球员从球队里毙掉,因为他们“有问题”。卡洛斯不赞成,认为对球员应该以教育为主。

王珀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:足球圈的生存法则就是,在客场,对阵友好俱乐部,能让就让;回到主场,为了票房,再力争取胜。具体的操作,卡洛斯来处理。

卡洛斯回答:“从我的爷爷开始就教育我做个诚实的人,让球这样违背良心的事情我做不出来,足球必须是干净的。”

看到无法说服卡洛斯,王珀就下定决心,要把卡洛斯搞掉。

(图)卡洛斯遭受训斥。手是谁的大家都懂

【“求求你,滚出陕西吧”】

2003年9月23日。这是陕西国力主场对阵辽足的前一天,国力队来到体育场内适应场地。王珀和常务副总叶保增此前刚刚在电视台做完一个栏目,也来到了场地内。

突然,从看台上跳下来一个老球迷。这个老球迷冲到王珀面前,怒骂王珀:“王珀,你是什么东西,你看看你把国力搞成什么样子了!”

接着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位老球迷一下就跪在了王珀面前,不断地向他磕头,口中说道:“求求你,滚出陕西吧!你滚回去,滚回去!”

周围的人都十分惊讶。后来,这名老球迷被警察带离了球场。这位球迷,名叫胡建文。

(图)球迷胡建文跪求王珀滚出陕西

王珀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他放出话来,说此战拿不下辽宁,他此生不再碰足球。所有人都心生疑虑,国力现在的实力、状态,拿什么赢辽足?但他们不知道,王珀通过一些手段,已经“搞定”了这场球。

之前,卡洛斯在打四川之前就被剥夺了指挥权,几乎是被软禁了起来。但王珀却放出话,说卡洛斯是担心完不成任务,畏战不来。这回,王珀指着教练席的位置再次放话:“明天,他(卡洛斯)不坐在这里,我是第二个下课的人,他是第一个下课的人。”

但实际上呢?第二天一早,王珀就通知卡洛斯,让他不许去球场。如果去了的话,“后果自负”。这样一来,王珀先给卡洛斯扣上一个“畏战”的帽子,把责任推给他;然后,又威胁卡洛斯让他不许来,以达到清洗掉卡洛斯的目的。

卡洛斯深恨王珀。他说过,此人不除,中国足球永无宁日。但是他也害怕王珀,因为王珀威胁过他,他有能力让卡洛斯和妻子“在公海上消失”。

比赛的结果不出意料:国力果然4-3击败了辽足。赛后辽足俱乐部大怒,声称要抓球队里的内鬼。

【南下宁波】

国力自从王珀上任以后,整支球队陷入了全面的混乱。连续两个赛季的垫底之后(2002赛季不降级),国力终于降入了2004赛季的中甲联赛。

(图)国力球迷早已觉察这些丑恶

降级之后,由于西安还有一支中甲球队:西安安馨园队,因为当地政府出于安保问题的考虑,要求国力和安馨园各自只能在西安打8个主场。8个主场完成之后,当地足协通知国力,让他们迁移主场。

除此之外,国力的经营已经每况愈下。于是俱乐部和宁波取得了联系,决定把主场迁到宁波去。陕西球迷肝肠寸断。

2004年8月3日下午。上百名陕西球迷来到西安火车站,为国力队送行。这就像一个养育了9年的孩子,突然之间就要出远门一样,球迷们的感情无法接受。大家唱着《朋友》《真心英雄》等歌曲,哭着向国力告别。

(图)球迷泪送国力

球员们要离开这片土地,也感到非常不舍,泪眼婆娑。国力球员王长庆说了一句“还会回来的”,而陕西球迷们也相信:“国力一定会回来。”一位老球迷说道:“希望国力在宁波打出西北狼的精神,国力的根在陕西,国力是陕西的种!”

随着火车缓缓地开走,这也成为了国力队在西安这片土地上留下的最后一幕。

(图)一位国力老球迷,挥舞着国力的旗子告别球队



【国力消亡】

到了宁波之后,国力队的经济情况没有丝毫改观,追债者屡屡上门,球队甚至连前往客场的旅费都付不起。王珀思前想后,想到了一个奇葩的招数。

王珀发不出钱来,但他声称自己掌握了某场比赛的“内部消息”,就将这些信息透露给了球员,让球员去买球赚钱。结果他提供的信息有误,很多重金投注的球员输得血本无归。

出了这个事之后,国力队闹了“兵变”。球员们都拒绝前往客场比赛,买好的机票也被改签了。无奈之下,王珀离开了球队。

但是国力依然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,高层没辙,只好把王珀又叫了回来。当时的国力队,队里已经彻底乱了。球员们谈论的已经不是如何去踢赢一场比赛,而是谁掌握了哪场球的内部消息,怎么买球能买赢。甚至在训练的时候,球员们谈论盘口,都是公而开之,肆无忌惮。

(图)国力落户宁波,情况没有改观

在当时的情况下,球员深陷赌球的泥潭,并不能说这些队员就是人品有问题。如果他们能按时拿到工资和奖金,我们至少可以说,这种赌球的情况不会这么严重。球员们都是被逼上了绝路。

后来,陕西浐灞在西安树旗的时候,基本上拒绝了所有国力的人马,只是引进了一些年轻球员,很大程度上就是担心一些场外的事情影响到球队。所以,国力旧将很少有人加盟后来的浐灞,除了朱永胜和王尔卓,就基本没有别人。

2005年,国力又迁往哈尔滨,改名哈尔滨人国力队。但是没过多久,国力就因为欠薪问题无法解决,被中国足协取消了注册资格。那一天是4月1日,愚人节。

这样,国力这个名字,永远从中国足球的历史上消失了。

【天道循环,报应不爽】

2009年的反赌扫黑,王珀的这些黑历史东窗事发。当然,除了陕西国力,他还祸害了不少球队。2012年,铁岭法院宣判,被告人王珀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;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三万元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三万元。

(图)王珀被捕

在国力最后的那段日子里,球队经营不善,内部问题重重,它的衰亡是必然的,王珀的到来,加速了国力的消亡。而王珀留给陕西足球的,是让人不忍回顾的黑暗历史。王珀已经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而陕西足球,至今还在艰难地探索前进。

西安这块超白金球市,依然在等待它的主人。相信在未来,“西北狼”会重新出现在中国足球的版图当中。